私飨者

不要老把自己往坏处想,万一你是个好人呢?

两点十八分醒来,无梦亦无酒。在古代这是四更天。打更的竹筒已化作街灯。该有人靠着城墙走遍山川河流甚至庭院深深。终究不能随性乘舟而去或中途折回。大雪在此地绝迹,琵琶曲也已隐没,大珠小珠落入巨大的虚空。

风雨日夜兼程。如同我们不断计算彼此的距离或衰老的速度,甚至末日。玻璃窗上写满了树影的梦。除了等待黑夜降临,我已无多余的心事。

光移影动,如是古人此刻该写封信:眼角十里荷花,镜中一亩乌云。而现在终究也不会在马上相逢,只剩腐叶上阳光的步履声。

一朵花开,她自己开。声音贴着水面传来。香气漫过围墙,流进庭院。夜里有敲门声,你听。颜色渗入梦中。温柔就留在风里。谁触及到她的身影?所有的痕迹却都在瞬间蒸发。你听一朵花的年华,慢慢地消逝。黑夜仿佛也有了自己的故事。